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21章 韩诸的人脉(1/2)

可是就在这时候,栓子气喘吁吁地爬来了,手里包着一个碎布头缝成的包。

走到近前,栓子打开那个布,却见里面是用旧报纸包成的一叠子,栓子又打开那一叠子报纸,里面是齐刷刷红通通的华夏币,一看就应该是约莫一万元那么多!

韩诸很满意。

她接过那叠钱,亲手交到了中年男手中,又笑着对平头男说:“借一下你家的地儿,写个欠条,还欠这位大哥两万尾款呢。”

平头男愣了:“真是个有钱没处花的傻子,妈的,那玩意儿品相不好,不值几个钱!你这是故意要老子掏一千块钱是吧!”

韩诸淡淡地道:“他的一千,我的四百,所以是一千四百。”

中年男子拿了一万块,手都在颤抖。

“小妹子,谢谢你啦!你这是救我于水火之中啊!有了这钱,我妈的病就能治了,我谢谢你,我记你一辈子的恩!这个佛珠是你的了,你好好收着!”说着时,就把佛珠盒子要往韩诸手里塞。

韩诸接过来,满意地欣赏了下佛珠,便随手递给了一旁的栓子。

平头男见情势不妙,马上就开始赖账了:“我知道了,奶奶的,太阴险了!你们两个是不是一伙儿的啊?联合起来骗老子的钱呢这是!”

韩诸没再搭理平头男,要想从这种抠门的人手里抠出一千四百块,那笔让他去死还难吧。

不过这世人啊,精心计较,算来算去,到了最后,其实那兜里的钱也未必是自己的。

于是她笑着开口,仿若不经意地说:“我看你近日有破财之灾,还是捂好钱包吧。”

平头男听了这个,完全不在意:“你这是骗人不成还要诅咒我啊!”说着气势汹汹地就要如何如何。

栓子赶紧过去,以前一个巴掌将平头男的拳头顶住。

“有话好好说,敢欺负我家妹子,揍死你啊!”

谁怕谁啊,栓子是什么人物,凶起来了,岂是区区一个县城小地痞能比得上的?

平头男见栓子一脸煞气,顿时萎缩了,忙挣扎着跑开,回自己的店里去了,进了店门还虚张声势地喊着:

“你等着,你小子回头等着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平头男跑了,中年男拉着韩诸不放,他是真怕煮熟的鸭子飞了。

韩诸于是领着他来到一处拉面馆,几个人坐下,向老板娘要了纸笔,就此写了一个欠条,言明三天内会还请剩下的两万块。

中年男揣着一万块和欠条,高高兴兴地走了。

栓子望着怀里的盒子,打开来,盯着那佛珠,叹了口气。

“你这是行善积德做好事呢?”

这分明就是个赔钱的买卖吧!家里的情况,栓子是知道的,韩诸去哪里弄那剩下的两万块钱啊。

一天算命四百块,得算五十天才能有两万啊,这还得是不吃不喝呢。

韩诸拿起那佛珠,把玩了下,心里明白这确实是佛家某位大师的遗物。若是前世,得了这么个东西,她自然是高风亮节地直接送给少华寺去了。

可是如今,她却是要用来敛财的。

栓子见韩诸只是笑望着那佛珠,却一言不发,顿时无语了。

“你妈也太纵容你了,你要一万,她就真给你!可把你惯坏了。”

离开这个小面馆,两个人回家去,方秀萍只知道忽然拿了一万块钱,却不知道要干什么,待到听栓子添油加醋地说花了一万买了什么破旧一串珠子,竟然还欠了人家两万,顿时面无血色,瞪着两眼僵硬地望着韩诸。

她一直纵容她,可是不能让她这么胡闹啊!

才买的房子啊,还等着一个月六百块的贷款呢。

韩诸见此,知道自己不解释清楚,这妈妈估计就要心疼得晕倒在那里了,忙上前,扶住方秀萍,甜甜地笑了下。

“妈妈啊,我之所以买下这个佛珠手链,是因为我从这上面看到了财运。咱们卖掉这个,一定能捞回三万的成本的!不但会捞回成本,还能赚钱呢!”说完这个,她还谄媚地作势要帮着方秀萍捏捏肩膀。

方秀萍听到这话,才缓过点气来,可是依然有气无力地不信:“有这种好事?那人家干嘛不自己去卖,还要你从中得好处!”

韩诸笑得越发乖巧甜蜜了。

“妈妈啊,别人哪里有女儿我这样的本事呢。这个佛珠手链的主人在咱们县城里卖,可是县城里的人不识货啊。我打算拿着这个去城里卖,到时候一定能卖出个好价钱!”

见女儿早已打算得很好,方秀萍喘了一口气,不过依然是担心:“那你去城里的时候,带上栓子,他好歹能护着你。你一个女孩子家的,万一遇到什么歹徒怎么办呢,上次你去帝京,我就担心了半天。”

栓子从旁听着,不由无语了,心道她可比我这个歹徒难缠多了。

晚上的时候,韩诸没事上网查了查这种小叶紫檀佛珠的价格,一查之下却发现,一般来说,上好品相的,也就是几千块吧,再好了也有几万的。

而这种小叶紫檀佛珠手链需要看的还挺多的,要看年轮、油性、牛毛纹、金星、棕眼等等。

韩诸按照网上的鉴别方法,一点点地比对,发现手中的这个佛珠也称得上上品了,又按照网上的办法将这个佛珠清洗并且盘好了,却见佛珠是呈现高贵的紫色的,纹理深刻而且清丽异常,怪不得这种小叶紫檀曾经被古人誉为紫气东来。

她将佛珠戴在自己手上轻轻把玩,感受着那温润的触感,想着就是没有这点佛气,卖个四五万应该也不成问题的吧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

事不宜迟,韩诸的事情也不多,第二天就动身去了省城。

清远县距离省城大概三个小时的火车,她和栓子到达省城的时候才中午十点钟,下了火车,两个人都有些疲惫,就打了一辆车,直奔当地的古玩市场。

到了古玩市场,栓子给韩诸撑着伞,两个人瞎逛了一番,结果却发现这里其实大多都是赝品,真正识货的没几个。

栓子就有些着急了。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,点击这里报错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
他们都在读: 无限萌娘族长伤痕gl都市狂龙重生之最佳主播重生之皇太子胤礽